国统宾馆

“高家庄被‘国军’占领了!”

“这不像敌后根据地,有点像‘国统区’”。

“高家庄被‘国军’占领了!”

“这不像敌后根据地,有点像‘国统区’”。

国统宾馆看着河北冉庄地道战遗址景区,一个个身穿伪军制服、手持剪刀在“蓝天白日”旗帜前摆好姿势的男男女女,刀哥身边的游客感叹。

刀哥小时候,地道战、地雷战、二等兵张嘎、平原游击队是电影黑白片的“四大天王”,乐此不疲,孜孜不倦地看着。

给刀哥留下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抗日军民的勇敢,还有他们在极其艰难险恶的环境中表现出的高超智慧。

尤其是电影《地道战》的结尾,随着“地道战,百万神兵埋伏隧道”的背景音乐,冀中平原无数民兵拉开银幕,一起冲向日本鬼子,这是几代人的红色经典记忆,也是对很多人爱国主义教育的启蒙。

所以当网上发现河北保定冉庄有地道战的遗址时,刀哥一放假就毫不犹豫的开车去了。

但当我到达时,我看到的结果是令人震惊和失望的。

景区存在三个问题:管理缺失、管理不善、政治混乱。

公开资料显示,地道战遗址,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冉庄镇冉庄村,是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青少年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首批省级国防教育基地。冉庄村是2007年国家有关部门评定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17年1月,地道战遗址入选中国经典红色旅游景区名单。

当天,刀哥开车进入庆元县界后,发现当地还是很重视宣传地道战遗址,吸引游客,路边也有很多这样的牌子。

手机导航增加了指路的标志。下了京港澳高速要走一条通往冉庄的省道331。

当地媒体《赵岩都市报》在2017年的一篇报道中称,“行驶在通往冉庄的路上,柏油路平坦宽敞,两侧绿化带整齐有序。一片片白云在蓝天上散开空,微风会带来农田里庄稼的清香。”

报道称,2017年,当地政府再次拓宽旅游道路,道路两侧预留了数十米宽的绿地,一条绿色景观线目前正在紧张施工中。

不知道有没有恰逢春节的因素,但是刀哥在省道边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在导航显示距离景区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沿途出现了一些举着小红旗的村民拦车,甚至有大叔大妈大婶挺身而出,直接站到了行驶的车前。当导航显示距离景区还有数百米时,一些举着小红旗的村民沿途拦车,甚至有大叔大妈上前,直接站在行驶的车前。

拦车的老太太说景区车满了,给了她15块钱让她停在她指定的路边。

我们随便还价到10块钱,老太太马上答应了。

后来进了景区才知道,遗址保护区和纪念馆都有停车场,保护区停车场收费5元。

停车后,老太太上来推荐我们坐电动游览车去一个叫“炮塔”的景点。票价是一个人40元,但她答应一个人只要20元。

我们借口要先去主景区,老太太马上说“炮塔”下午4点关门,要先去看“炮塔”,纠结了一会才说。事实上,直到我们下午5点离开,她推荐的“枪屋”景区仍在售票。

后来看了旅游网站上其他网友的评论才知道,宣传小红旗的其实是“黑导游”,地道战遗址的景点、纪念馆都是免费的,但这些人会以“门票20元一个人,我只收你40元的导游费,你不用补票,导游费可以打折”来欺骗游客。事实上,他们会带游客钻一个免费的隧道。

向老太太“告别”,刀哥走进了冉庄地道战遗址景区。

据官方介绍,冉庄30万平方米地道战遗址保护区,至今仍保留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冀中平原村落的环境风貌,完整保留了高楼、兽槽、地平面、锅碗瓢盆、石堡、柜子、老街、老屋、老墙院猪舍、冉庄抗日村公所、抗日武装委员会等各种战斗工事。

当刀哥进村的时候,他看着前方。遗址保护区是一个拥挤的农村“大集合”。在道路的两边,有各种各样的摊位,卖手工艺品、图画书、玩具、纪念奖章、砸金蛋、玩气球和吃小吃。

摊点摆放无序,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存在安全和卫生隐患。摊点摆放混乱,垃圾遍地,污水横流,存在安全卫生隐患。

冉庄抗战传奇、地道战电影原型、“双枪老太”王霞故居门前当然也是如此。冉庄的抗战传奇,地道战电影的原型,还有“双枪老太太”王霞故居,当然是一样的。

还有算命亭。

墙上有莫名其妙的宗教宣传标语。

道路两侧有许多抗日遗址,包括抗日武装委员会、吕正操将军的旧址和烈士故居,如冉庄地道战的主要创始人张森林的故居。

张森林1909年出生在河北冉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七七事变后,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39年春加入中国,成为冉庄第一党员,历任村党支部书记、民兵连指导员,带领村民抗击日伪军。他想出了挖一个藏身洞的办法,这被认为是隧道的原始原型。

1943年秋,张森林去耿庄调查敌情时不幸被捕。敌人要他交出各村党员名单,画出冉庄隧道路线图。张森林回答:“宁死不屈!”敌人的折磨并没有让他松口,后来他被残忍地活埋了。

后来老乡在他衣服口袋里发现了张森林的义诗。原诗的照片挂在故居的墙上。

鳞甲遍体鳞伤为囚,山河不赏,直到收回野心。

敌土司逼书投降,誓染碧血春秋。

人去留英气,激起人民对国家的仇恨。

烈士正气凛然,不屈不挠的浩然正气扑面而来。

屋前还有入党誓词。

在这样一个本来应该比较严肃的地方,还有冉庄抗日村办事处、抗日武装委员会、妇女救难协会、吕正操将军的旧址办公室等。,基本都改成了当地村民的照相馆。刀哥在国内其他红色景区都没见过这样的场景。

这些照相馆里摆满了各种服装和道具,供游客扮演角色。刀哥在衣架上看到,主要是制服,少量汉奸伪军,偶尔还有一些照相馆的八路军武装服饰。

“皇协军”军装。

还有“蓝天白日”旗。

军服,尤其是女军官和汉奸(或地下工作者)的军服,很受游客欢迎。

地道战电影中高老忠拼死敲钟报警的那颗大槐树,现在是游客扮演角色照相的主要取景地。地道战电影中,高老钟费尽心思敲钟报警的那棵大槐树,现在是游客扮演角色、拍照的主要地点。

也有很多家长把孩子换成军队或者汉奸拍照留念。

公开资料显示,地道战遗址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青少年教育示范基地、民族宗教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知道这样的照相馆,这样的照片,能给我们的孩子以怎样的爱国主义教育?公开资料显示,地道战遗址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青少年教育示范基地和民族宗教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知道这样的照相馆,这样的照片,能给我们的孩子什么样的爱国主义教育?

参观这些房子是不收费的,但是如果用道具拍照或者私自拍照,每人要交五块钱。有些游客拍照是因为怕交钱,所以村民极其认真,不会放过你。“老乡”着急的时候你得掏钱。

整个遗址景区,刀哥只在村委会看到一处厕所,因为游客人多流量大而排起了长队,村民们抓住商机,自家厕所开放,每人方便一至二元不等,还有直接在路边搭起印度式简易厕所,收费一元。有游客想省钱,悄悄在僻静处“方便”,被厕所“老板”抓个现行,死拉硬拽不给走要罚款。看来“厕所革命”的新风也没有吹到这里。整个遗址景区,刀哥只看到村委会有个厕所,因为游客多,人流量大,排了很长的队。村民们抓住商机,自己开厕所,每个人方便一元到两元不等,还直接在路边搭了一个印度式的简易厕所,收费一元。有的游客为了省钱,在僻静的地方悄悄“方便”,被厕所“老板”抓住,拒不离开就要被罚款。看来“厕所革命”的新风并没有吹到这里。

我在冉庄村转悠了半天,也没见到一个长得像经理的人。可以理解,那天是元旦。

刀哥一行人过街过桥,终于在冉庄找到了地道战纪念馆。与冉庄村的混乱景象不同,这座纪念馆管理正规,政治严肃,收藏丰富,展览精美,还有数千米的地下隧道可以体验,非常值得一看。

出了纪念馆,另一个电动大巴车司机推销“炮塔”景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决定一人来回5元,刀哥一行人上了车。

司机是一个长相简单的小姨子。她说,这种电动车是村民自己购买,村里管理,上保险。司机必须有驾照,健康证,60岁以下,自己有收入。

大嫂的司机说,这个“炮塔”是日军的地盘,规模不小。那一年它掌管了一大片地区。

在景区门口,大嫂以“此处所有游客一起付费”为由,要求我们支付所有往返费用,并给了我们一个电话,让我们在比赛结束后给她打电话。

刀哥看到,所谓的“炮塔”,名为“冉庄地道战遗址暨侵华日军冀中罪行陈列馆东展区”,票价40元,实际收费30元。

门口挂着很多单位的“国防教育基地”的牌子。

进去看看,这个景点有点猫腻,院子比较空宽敞,没有什么实际内容,能见度差。感觉30块钱的门票价格不值得。“炮塔”似乎是新建的。当被问及炮塔是原创还是新建时,经理不置可否,拒绝回答。

有两个展厅,一个比较完整,一个比较坑。

令人不解的是,刀哥在网上并没有找到“冉庄地道战遗址东展区”的官网,也没有公开的新闻报道。票证上给出的URL显示页面不存在。搜索引擎可以找到一家名为“清远冉庄地道战遗址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公司,正在运营这个展厅。

刀哥咨询了旅游专家,他们说这么经典的主题不适合商业运作,参观40块钱的门票就当纯景区了。

匆匆结束游览,走出景区后,电动游览车司机立即围上来招揽顾客。我们说联系原司机,他们都告诉我们不来了。

带着疑惑,我拿出了纸条。谢天谢地,原来嫂子司机接了电话,等了15分钟就来接我们了。

车一启动,嫂子马上推荐了一个原汁原味的正宗景点,说是正宗的原址,他们收了50块钱。看看吧,时间不早了。我们说算了。几分钟后,她到了停车点,拉着脸张口要钱,说刚刚交的钱只是单程车费,我们要每张5元。我实在不想和她理论上的争论,赶紧掏钱走人。

后来查旅游网站,发现其他游客也有类似经历,主要是强制和欺诈性消费,管理不到位,环境不好,羞辱穿汉奸和女特务制服的游客,以“相亲”骗人。有些情绪化的人甚至用“没想到革命老区的后人会这样给革命前辈丢脸”这样的评价。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冉庄的问题没有被上级旅游管理部门发现和处罚。2016年10月,河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在全省组织开展了为期3个月的4A级以上景区专项整治活动。冉庄地道战遗址景区由4A级景区降为3A级景区。

根据河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发布的通报,冉庄地道战遗址存在四大问题:一是景区管理有待进一步加强,周边广告、商业设施影响景观;二是隧道内照明系统、安全防护措施、提示不到位,存在安全隐患;三是景区各节点缺乏统一管理,没有形成完整的游览服务体系;四是停车场面积小,厕所数量不足,游客中心位置不当,全景和导游图要素不全、少。

但就刀哥此行而言,景区并没有吸取教训积极整改,存在的问题也基本如此。

回来的路上,刀哥一行心情沉重。

管理缺失、管理不善、政治混乱只是现象,看到这样一个红色的“老区”失去了本来面目,更是令人遗憾。

红色的“老区”是很多人的“童年家园”。很多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圆梦”。他们并不期待老区豪华的酒店和设施,而是希望能在童年电影中找到原汁原味的场景,感受前辈们吃苦耐劳、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感受老乡们昂扬向上、淳朴友善,也寻找城市消费生活中最初的迷茫。

红色景区不仅是旅游景点,还是红色宣传、红色保护、红色教育的基地,将红色精神传递给下一代。红色景点的陈列、展品和任何形式都不是目的,而是通过营造一种穿越感,让游客回到那个非凡时代的氛围,感受前辈的奉献和牺牲。

因为红色景区一般都是免费的,而且大多位于老少边穷的地区,景区为游客提供吃、住、购物、娱乐等收费项目,支持老区建设,为老区人民谋福利。我相信大多数游客都愿意。游客如果是从远方兴冲冲的来旅游,是不会太在意正常的门票价格的。

问题是,这些消费设施和红色景区的整体氛围一致吗?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能感受到国军衣服里的革命前辈和地摊、垃圾里的汉奸的精神吗?

问题是有没有一个组织和严格的规范来管理景区,组织群众用革命年代一样的纪律和去感染游客,而不是让“老区”成为下一个雪乡。

河北中部几万公里长的抗日坑道,只有冉庄等少数坑道保存较为完好。

受红色经典电影的影响,地道战在中国人民中享有广泛的声誉。

这是革命前辈给当地留下的永久财富,值得珍惜。如果利用好,地道战场地很有前途。

冉庄地道战遗址国家非常重视,专门列入国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并给予资金支持。当前“火热”的特色小镇建设,对冉庄来说也是一大机遇。不能对不起“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和“地道战”两块金字招牌。

或许在当地并不是不为人知。媒体也曾报道过“地道战遗址孕育出文化旅游特色小镇”。但刀哥希望少一些这样的口号和,多做实事,多逛景点,多走省道,保留革命先辈的路线,保持红色“老区”的本色。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buyidao2016)

关注环球时报微信微信官方账号

请返回文章顶部,点击环球时报或。

点击页面右上角查看微信官方账号,关注环球时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