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新世纪大酒店

记者|郑

编辑|杭炜

6月20日,微信官方账号一篇名为《再见,阿里拉糖屋》的文章,由参与阳朔阿里拉酒店项目的室内设计师冼斌发布,引起一片唏嘘。有读者在文末留言,“感受浪漫的死亡史”。

这家酒店是上世纪60年代在一家糖厂的原址上重建的,是著名高端度假品牌ALiLA在中国开设的三家酒店之一。参与者包括建筑师赵崇信、室内设计师冼斌和秦皇岛孤独图书馆的设计者董公。建筑设计感很强,与自然风貌融为一体。自2017年开业以来,它获得了许多奖项,并一度登上法国建筑杂志《A’ A ‘的封面。

阳朔新世纪大酒店然而,今年5月11日,阳朔糖果屋的Ariella酒店宣布暂停营业。公告原因是“因内部装修暂停营业”。

事实上,糖果屋依然存在,最近又重新开张了。只有“阿里拉糖屋”已经“消失”了。

界面新闻注意到,微信官方账号——“阳朔糖糖屋Alila”官方微信账号在6月中旬更名,去掉了“Alila”的牌子,改为“阳朔糖糖屋”。

在阿丽拉所属的国际酒店管理集团凯悦集团的官网上,仍然可以找到“阿丽拉阳朔糖屋”,但无法预订(凯悦集团于2018年10月收购阿丽拉品牌母公司,2018年底接手阳朔糖屋阿丽拉)。

界面新闻从第三方知情人士处获悉,阳朔碧浪酒店业主已经以疫情引发不可抗力、管理公司管理不善为由,提出与管理公司解约。前期投入的增加,管理层对运营费用的控制不严,加上疫情的影响,导致酒店的回报期大幅延长。

知情人透露,酒店因为疫情期间的人员成本和运营费用,在今年疫情防控后的三个月内,消耗了账户内原有的现金流。更糟糕的是,酒店在4月底恢复营业后,仅在五一假期就迎来了一波预订高峰,随后预订量迅速回落至个位数。目前阳朔糖屋要求去掉“阿丽拉”品牌,独立运营。

事实上,据酒店高管透露,阳朔糖屋酒店的业主对管理层早就不满了。与地处江浙一带的乌镇阿里拉、安吉阿里拉不同,阳朔糖屋阿里拉每年只有7-9月份满座,淡季明显,对管理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乌镇阿里拉酒店的客源比较丰富稳定,阳朔的客源主要是旅游度假的小众体验。单靠网络名人经济并不能成为酒店立足市场的基础,还需要懂得运营。”约翰酒店集团副总裁夏子凡对界面新闻分析道。

阳朔糖屋碧浪酒店高层告诉界面新闻,三年来,碧浪的管理让业主失望。

首先,管理公司总经理更换频繁,导致无法对酒店进行细致管理。到今年为止,在业主提出与管理层解约之前,包括开业第一年临时调任的总经理在内,阳朔糖屋阿里拉酒店已经担任了5任总经理。

其中一位总经理管理酒店期间,老板发现酒店采购食品的成本过高。仅一瓶矿泉水的进价就高达3元,高于附近超市的零售价。随后,警方介入调查,发现3名高管存在集体侵占行为,从批准的采购费用中侵吞了12%的回扣。

此外,在总经理任职期间,还出现过总经理伪造合同获取转账款项,并允许多名高管在酒店餐厅、酒吧消费的情况。在业主的一再要求下,阿丽拉酒店的管理公司最终更换了总经理。

除了内部腐败,阳朔糖屋阿里拉酒店的消费者口碑也在下降。据酒店高层透露,2019年,阳朔糖屋阿里拉在集团的客人满意度排名有所下降;2019年,酒店收入没有完成预算的85%。

就在今年1月疫情防控开始前,阳朔阿里拉酒店也曾遭遇一群施工客人因管理失误逃跑,近50万未付账单至今未追回。

另外,管理公司对酒店财产的保护不到位,也引起了业主的不满。据酒店高层介绍,2017年7月1日,阳朔糖屋阿里拉开业时,恰逢漓江洪峰,管理方竟然将业主提供的70多幅油画遗留在地下室,导致油画全部被水破坏。

界面新闻就上述问题向凯悦酒店集团求证,凯悦回复称“正在积极与业主沟通协调”。至于未来的合作模式,双方正在讨论协商,“具体细节暂时不能透露。”

在携程平台上,阳朔糖屋阿里拉酒店的评分是4.7。大多数客人称赞酒店的建筑设计和景观,而批评则集中在酒店服务上。提到的问题包括工作人员不够热情,没有礼宾引导,安全系数低,没有迎宾水果或零食等等。有的客人甚至出现电梯故障,第二天也没能修好。

曾经引起业界关注的阳朔糖屋阿里拉实际运营为何落得一地鸡毛?

阳朔糖果屋酒店高层称,酒店老板与阿里拉酒店管理公司早期签订的管理协议存在漏洞。管理公司过于强势,业主对酒店的日常管理缺乏约束力,为以后的经营留下隐患。这也是业主想终止协议的原因。

SIC程凯集团商业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魏昱向界面新闻举例介绍了与管理公司的沟通协调方式。

魏昱介绍,酒店管理层提供的管理协议通常是标准合同,但在日常操作中,双方可以根据管理协议的条款和原则,进一步协商制定一个工作细节。工作规则将规定业主和管理层的日常工作权限,如业务和装修计划、采购和付款申请、折扣和优惠政策、工资和考核计划等。业主有权参与审批。

此外,业主还需要派一名业主代表常驻酒店,通过阅读各种业务报告和与酒店管理层沟通,掌握酒店的实时动态,并通过与管理层的定期沟通会和不定期专题会议行使建议权。

但由于缺乏酒店管理经验,阳朔糖屋阿丽拉的业主前期没有派出代表,后期获得了派出代表的权利,这也导致业主对酒店的日常经营几乎没有控制权。

另一个问题是,按照通常的酒店管理协议,酒店管理公司的收入一部分来自按收入的百分比提取的基本管理费,另一部分来自与营业利润完成情况挂钩的奖励管理费,并不对酒店的现金流负责。酒店业主的目标是最大化投资项目的现金流和退出阶段的资产价值。

疫情下,酒店现金流消耗巨大,导致矛盾激化。

据一位熟悉高星级酒店的渠道人士透露,近年来,国内不少酒店老板对管理公司不满,疫情加速了他们换牌的诉求。阳朔唐舍阿里拉酒店绝不会是今年唯一一家被吊销执照的酒店。“有的酒店生意不好,觉得管理公司的管理费太高;有的酒店疫情前生意还不错,但订单不是来自管理层的预订渠道;也有一些酒店老板比较强势。”他认为,“疫情之下,业主更注重生存。”

今年5月,上海、巴黎、春天新世界、浦东四季等地标酒店也传出业主提前终止管理合同的消息。

这些都说明国内酒店老板的管理意识正在发生变化。国际一线酒店管理公司在中国市场被盲目追捧的时代已经结束。

具有高端酒店管理经验的中国单体酒店联盟副理事长顾笑春认为,在中国酒店业发展初期,国际品牌可以带来成熟的管理和考核体系,这在当时的国内市场是比较稀缺的。而大规模投资开发的房地产商,更是借助国际一线品牌,提升商业地产价值。

但近年来,随着国际品牌在国内市场的快速扩张,管理质量和人才输送难以跟上,经营业绩达不到业主预期、一线品牌管理不成功的情况越来越多,国内业主与国际品牌的矛盾也随之浮现。

麦点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旅游与住宿品牌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国内高端酒店品牌与国际高端酒店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2017-2019三年间,两个品牌的差价率稳定在45左右,而2015年的差价率还是83.80。

约翰酒店集团副总裁夏子凡认为,“业主变得比以前更强大了。”她观察到,近两年来,无论是大型房地产公司还是个体业主,都越来越意识到不能只关注品牌,而忽视其业绩和管理能力。

中国新一代的酒店投资者已经意识到,即使有网络名人的外壳,酒店也需要匹配的服务和管理核心才能成为好作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