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海悦花园大酒店 东莞海悦花园

文督察|牛

今年3月初,松山湖悦榕庄项目举行了奠基仪式,这是悦榕庄集团在广东省的第一家酒店。年初松山湖拍卖土地时,要求中标者建设全球高端度假酒店,在阿曼、悦榕庄、宝格丽、柏悦、半岛五家酒店中选择一家。

最终,万科接手了松山湖南部的湖滨地块,他们的配套方案是引进悦榕庄。悦榕庄是一家来自东南亚的全球豪华度假品牌酒店。此前,在中国,已有十余个项目上马,均位于澳门、上海、三亚、阳朔、丽江、九寨沟等一线城市或旅游景区。以松山湖命名来扶持这个级别的酒店,自然与松山湖近年来作为东莞城市升级的舵手有关。

东莞海悦花园大酒店 东莞海悦花园

松山湖悦榕庄效果图松山湖榕树的渲染

说白了,松山湖悦榕庄其实是东莞近年来为数不多的新建高端酒店。原因是前几年东莞的高档酒店太多了。2010年,东莞共有星级酒店97家,其中五星级酒店22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没有上市但档次不差的高端酒店。那一年,是东莞酒店业的巅峰。在中国酒店业,有着“北上东莞”的艰难历史。

然而,自2014年扫黄以来,东莞的酒店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休眠。许多酒店不再热衷于偶像化评级——当然,也有许多酒店越来越跟不上形势。

到2020年,东莞市国家旅游局评定的五星级酒店将降至13家,星级酒店总数不到30家。很多东莞人熟悉的酒店,如著名的康迪、松山湖凯悦酒店、去年开业的洲际酒店,在东莞酒店中占有重要地位,但并没有参与星级评定。原因是审查员会把它留给下一篇文章来阐述。

一个

一切都在忙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台商人云集东莞,制造业开始蓬勃发展。每年都有几十个大型展会,涉外高端酒店需求量大。1989年,长安镇政府投资兴建东莞第一家四星级酒店长安大酒店。1996年,建行投资的殷诚酒店成为东莞第一家五星级酒店。这一年也可以算是东莞酒店业20年暴走模式的元年。此后,民营企业纷纷涌入,投资酒店,成为东莞商人追求身份认同的一种流行投资方式。

东莞市旅游局前局长李善·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996年后的十几年间,东莞至少有250亿的民间资本投入到星级酒店行业,占东莞酒店总投资的95%。

上表中东莞的酒店名单几乎囊括了早期东莞商界的主要领军人物。本地商人总喜欢藏富于民,做隐形富豪,但投资酒店几乎没有阻力。

和厚街王氏家族一样,拥有东莞顶级的酒店,家族的另一个知名产业是医院;东华医院和东华学校的老板李胜堆也投资了东城国际酒店;风华集团的陆甘波在松山湖烟雨附近开发了一个名为风华袁玉娥的社区,就在他家松山湖凯悦酒店的对面。

除了布商,东莞也有不少官员辞职,跳入商界。三正集团的老板莫浩棠,30岁左右退伍后成为桥头镇党委书记。90年代初,他辞职下海。先是承包了当时桥头镇亏损企业莲湖度假村,改名为“桥头三正半山酒店”。此后,他先后在樟木头、塘厦布局,奠定了庞大的家族生意。

在东莞主要的高星级酒店中,东城齐风山铂尔曼酒店的老板是最神秘的一个。名义上,这家酒店的大股东是香港柯俊投资公司。然而,通过在香港公司注册处查询,我们可以发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王鹤是刘的夫人,她曾在东城街道工作。刘离开公司后,改名为刘。据说他现在以港商的身份从事房地产和酒店业。离职前,此人在幕后创办了齐风山铂尔曼酒店,至今很少露面。但这两年因为一些土地纠纷,他逐渐被媒体挖出了水。

还有一个东莞官员在管,他也加入了房地产酒店业的大潮。2016年,曾在ne、程楠、厚街等地任职的钱潮,出任被誉为东莞最牛民营企业的民营集团董事长。民营集团投资兴建了东莞第一高楼民营国际贸易中心(423米),去年开业的洲际酒店也是其资产。

民营集团是由东莞当地多家企业联合成立的。很多你能想到的东莞知名企业,如宏远、光大、新世纪、嘉宏、三正、龙泉、康华、风华、帝豪、董军、美宜佳、时尚电器、贾蓉、建工、高田、南风、Pure等,都是通过直接或间接参股的方式加入了这个超豪华股东阵营。有着主政经历的钱超越董事长,成为这个商帮的前台领导,对民营国贸项目的顺利进行有很大的帮助。

2

树大招风――地位高/名声大的人容易受到攻击

其实老板们都心照不宣,在外地投资酒店可能需要8-10年甚至更长时间。但在早些年的东莞,光靠桑拿部就能大大缩短投资周期。

虽然浪漫的地方比比皆是,但只有东莞将其作为ISO标准。

世纪之交,海峡两岸没有三通。仅在东莞,就有数十万台商,其中大部分是男性。人们分析,东莞的酒店业在引入国际化管理的同时,也融入了日本、香港、甚至东南亚的浪漫体验,最终开出了东莞式服务的奇葩。

关于东莞酒店有很多传说。已经关门,堂前杂草丛生的皇子黄江酒店,曾是这滚滚红尘中的顶级存在。当时,梁在东关宾馆东侧建了最大的演艺场馆。表演艺术的场地是圆形的,类似古罗马的竞技场,可以容纳数千人。

但最夸张的是,2010年媒体报道昌平康城和金朗两家酒店举行演习。照片中的技术人员身着军装或护士服,在酒店广场前列队接受检查。用今天的话来说,这种从黑夜大摇大摆走向太阳的行为,是典型的既挑战法律底线又违背公序良俗的死亡行为。

这两家酒店的主要关联老板是昌平土豪刘伯权。华汇国际酒店是昌平两个五星级酒店之一,是其家族建辉集团的资产。这位官员行事很有个性,喜欢坐私人直升机出镜,经常表演过去只有在港片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2007年的一天,刘伯权让飞行员乘直升机飞到东华中学的操场,把在这里读高中的儿子送到学校,在目瞪口呆的同学面前,极大地恐吓了刘公子。事件曝光后,也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

不仅如此,刘伯权还有一种急公好义的侠义作风。2010年,他还在鲁豫抢劫过骑摩托车的劫匪。他先是开着保时捷把劫匪逼到一个鱼塘里,然后干脆开着他的贝尔407直升机,调了一艘摩托艇,最后和警察联手,海陆抓捕劫匪空。事后,刘伯权还受到了省市见义勇为基金会的奖励。但是,他的结局和惠子一样。2014年后因受审入狱,一代土豪终结。

2014年之前,东莞也经常被突袭,但很快商家就会收到东莞台风已过的提示。扫多了,从业者和商家也就习以为常了。单靠东莞自身已经无法脱离这种利益的陷阱。所以直到2014年春节后,已经形成了20年的迷幻泡沫才在高层的指挥下被终极复仇彻底戳破。

东莞人也明白,放荡醉酒的时代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城镇和乡村

中国酒店业的五星评级,虽然已经越来越没有味道,但仍然是一面旗帜,仍然是政府衡量一个地方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指标。

东莞五星级酒店的高峰期是在2010年。当年有22家五星级酒店上榜,之后开始逐年减少。到2020年,只剩下13家酒店。主要原因是:一是八项规定等政策对公务消费的限制;二是2014年扫黄运动重创东莞酒店业;第三,东莞的酒店业本身确实已经到了一个牢不可破的洗牌时刻。

以下是东莞近十年五星级酒店增减时间线:

2011年,樟木头三正半山酒店率先退市。

2012年,东莞最古老的殷诚酒店被摘牌。银城大酒店在之前的08金融风暴后倒闭,之后通过重组延续了生命,但未能跟上形势。同年,虎门龙泉国际酒店退市。今年有两家公司退市,但昌平欧亚国际酒店和虎门美思威尔顿酒店评级成功。

2013年,厚街国际酒店成功被评为星级,东莞上市五星级酒店数量恢复至22家。

2014年,桥头三正半山酒店被摘牌。三正集团在东莞的五星级酒店只有一家塘厦。

2015年,皇子黄江酒店、凤岗君悦酒店、塘厦新城逸景酒店被摘牌,但也增加了塘厦观澜湖度假酒店。

2016年,又有三家公司被摘牌,包括长安宁静花园酒店、大朗郝迪花园酒店和石龙君悦酒店。名冠集团在东莞没有上市的五星级酒店。

2017年,长安莲花别墅酒店、百宁长安国际酒店被摘牌。此后,长安再无五星级酒店上市。

2019年,寮步悦来花园酒店被摘牌,悦来酒店也是上文提到的昌平土豪刘伯权的家族资产。东莞上市的五星级酒店暂时固定在13家。

在现有的13家酒店中,厚街喜来登是唯一一家真正算作国际品牌输出管理的酒店。投资方的老板叫陈润昌,是厚街新塘村的贵族家庭。早年在深圳宝安承接工程发家。回国后,他与女婿陈黎明合伙创办了昌明集团。

喜来登是喜达屋旗下的品牌,算是国际一线。其他12家公司,除了港资和台资,基本都是本地富豪,建立了自己的管理模式。其中的佼佼者,通过在东莞的酒店经历,也将投资触角伸向了全国各地。

除了喜来登,还有其他国际酒店品牌活跃在东莞市场,如洲际、凯悦、铂尔曼等。但他们品牌出口管理下的酒店,似乎对五星级并不感兴趣。

说到国际品牌,东莞也有一些真假难辨的国际品牌。像与凯悦一脉相承的柏悦,在东莞没有分店。不过长安也有一家柏悦,是长安本地长实集团投资,自己经营的。现在它没有被评为明星,但它有四颗钻石。(星级和钻级是两个系统。简单来说,星级是国家旅游局评定的,重点是住宿行业;演练水平由全国范围内的餐厅、酒店的评级机构进行评估,重点是餐饮行业。)

长安柏悦至少没有用英文品牌Park Hyatt。昌平的半岛酒店与香港著名的半岛酒店同名,酒店外墙也挂着半岛的牌子。香港半岛酒店集团属于犹太人米高·嘉道理家族,扎根香港已有100多年。中国只有香港、北京、上海三家店,全球只有10家。我们香港酒店有着90多年的历史,被誉为“远东夫人”,在全球酒店业举足轻重,是东西方名流访港的既定打卡地。

昌平半岛酒店的老板当然是土豪。他叫周广鑫,现任昌平篮协会长。2013年庄园建成,因擅自开放昌平公园将其变成私家花园而被曝光。常平半岛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酒店,是东莞上市的11家四星级酒店之一。

围绕酒店商标品牌,东莞也出现了官司。2013年,凯悦酒店将金凯悦告上法庭,索赔800万元。但金凯悦反驳称,凯悦虽然在中国经营了几十年,但直到2007年才在中国获批“凯悦”商标,“著名冠军金凯悦”商标早在1999年就已注册。双方对簿公堂,一度僵持不下。2014年,东莞中院判决金凯悦侵权,获赔100万。金凯悦酒店公司还必须加上“名冠”字样,不能单独使用金凯悦商标。

无论如何,无论外资还是民营,随着酒店市场日益饱和,毫无意义的偶像化评级已经不重要了。东莞需要一个新的窗口,也需要从过去张扬、有钱、土豪的形象中切割出来。同样是五星级、五钻级别的高端酒店,也在逐渐区分三、六、九。洗牌不可避免,服务和价格战会把一些名不副实的酒店拖死。

事实上,自2014年大风暴以来,东莞唯一有影响力的新增高端酒店就是2020年开业的民营集团洲际酒店。然后就是松山湖悦榕庄,刚刚奠基。根据时间表,它要到2024年才能开业迎客。

什么样的城市孕育什么样的酒店。回顾东莞酒店的历史,从“三补”到“世界工厂”,再到现在的“湾区城市”,是东莞的城市迭代史。这些酒店的金牌经理们一定见过如此壮丽的城市变迁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