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酒店

今天,人们一提到东莞,就会想到那些年的“酒店热”。据说当时东莞五星级酒店居高不下,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是全国第一,在国际上从未跌出前十。

说到东莞的酒店,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被称为“徽王子”的梁。他是东莞酒店的“鼻祖”。

太子酒店

梁耀辉梁耀辉

在各种公开场合,梁通常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身中山装,儒商的儒商形象。他是家乡东莞有名的慈善家,以捐款捐物闻名。很多接受过他捐款的同学,一直把他当成偶像。

但在2014年4月,梁因涉嫌组织卖淫被警方逮捕。一时间,关于他的谣言纷至沓来。那么,是什么让这样一个备受关注的“青年才俊”变成了一个被万人指责的罪犯呢?

“太子辉”的“第一桶金”

1967年,梁出生在东莞黄江的一个普通家庭。他家境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员工。梁从小聪明好学,父母对他寄予厚望。不出所料,他高中毕业后顺利进入华南师范大学。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之际,梁周围的环境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学校,他并不是一个“对窗外事充耳不闻,只读圣贤书”的学生,而是时刻关注着社会环境的变化。

梁很早就对商业产生了兴趣,因为他周围的老师都辞去公职下海经商了。他的专业是汉语语言学,但他似乎不愿意玩文字游戏。

毕业后,作为一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梁被分配到了单位工作。微薄的薪水,枯燥的工作,让他越来越想改变。终于,第一份工作不到一年,他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开始下海经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梁的身边,有很多抓住机遇的幸运儿。一旦他们进入商界,他们就赚了几百万,成为百万富翁。但梁在折腾了好几年,始终没有赚到钱。

梁刚入行,他的第一笔生意是服装批发。作为一名曾经的大学生,他不得不早出晚归,在商店前大声吆喝以吸引顾客。辛苦工作半年后,梁发现自己所有的钱都进了房东的钱包,不如自己去当白领。

当时广东已经成为改革开放的主要地区,东莞也不例外。每年都有庞大的人口流入这座城市,这里已经成为轻工业发展的聚集地。梁发现在当地做服装生意已经没钱赚了。但是他灵机一动。既然人这么多,为什么不开理发店呢?

于是,兴奋的梁开了自己的理发店。理发店的成本比较低,除了支付理发师的工资和水电费,基本没有什么损失。但是,正规理发店本身没有核心竞争力。工作一年后,梁发现这个行业已经离他“致富”的目标越来越远。

于是乎,就开始动起了梁的“歪脑筋”。首先,他翻修了自己的理发店,并改名为“发廊”,然后招募了许多提供“特殊服务”的女性。他的“发廊”主要接待一些来东莞的台商、港商,消费水平很高。当时,一些外国商人来到东莞,梁得到了他的第一桶金。

有了资金,梁为找到了另一个“商机”。随着港口经济的发展,东莞黄江镇的人们逐渐开始“走私”汽车零部件,组装高档豪车。豪车需求量比较大,供不应求。

于是,梁花了大钱,把开“发廊”的钱全部投资在一辆走私的高级轿车上,开了当地最大的车库。他的车库与众不同。他没有改装汽车,而是直接将整车走私。这种方式风险比较大,但是利润超级高,往往一辆车净赚几十万。

“太子辉”的野望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大量台商、港商涌入东莞投资办厂。但当时东莞的酒店服务业还没有兴起,还没有五星级酒店。精明的梁根据供求的不对称性重新发现了商机。

1995年,梁在东莞市黄江镇投资兴建了皇子黄江酒店。由于是当时珠三角地区为数不多的五星级酒店,酒店一开业就人满为患。在梁创业的第一年,就发了大财。

梁为人豪爽,花钱如流水,而且相貌堂堂,彬彬有礼。这让他迅速成为东莞乃至广州的“商业大亨”,很多名人甚至政府官员都喜欢和他交朋友。此时的梁既有资源,又有黑人和白人,都是与他有“终身交情”的朋友。

随着财富的积累,梁的野心进一步膨胀。2003年,又斥资2亿元在东莞再建奥维斯王子酒店。梁在酒店精心设计了一个巨大的表演平台。平台模仿古罗马斗兽场,占地20000平方米。

这个演艺平台装修极其豪华,每晚高薪聘请国际色情明星在此表演。一时间,偌大的广场座无虚席。无数来东莞的有钱人都把住太子酒店当成很有面子的事情。在梁交朋友就相当于和土豪交朋友。对于梁来说,每天的收入就像是钱放回了大海,财富呈指数级增长。

这个时候港台和大陆的交流更加密切,东莞基本上都是港商和台商。因为他们普遍喜欢“桑拿”,梁借此机会将原黄江太子酒店整体重组,成为太子酒店桑拿部。

但是这些港台商人真的喜欢带桑拿吗?桑拿太吸引人了,这些人蜂拥而至。原来,在桑拿部,梁“重操旧业”,为这些远道而来的商家提供地下。难怪当时外商一到东莞,就直奔太子酒店。去不去,说是桑拿房得“光顾”。

梁耀辉和他的“桑拿房”

央视法制频道曾经播放过一段记者暗访东莞的视频。在这段视频中,各种肤色的女性都在台上摆着腰牌,而台下坐着很多顾客。随着员工喝卡,桑拿房的女人鱼贯而出,向顾客撒娇。这段视频拍摄于梁太子酒店桑拿部。

梁的野心还不仅限于这些。久而久之,他不满足于在东莞做大亨。他的公司已经扩展到国外。

2006年,梁买断了哈十个油田的开采权,成立了自己的石油公司,成为石油界的后起之秀。2007年和2008年,的身家分别达到10亿元和20亿元,登上胡润百富榜。而他也趁机涉足政治,试图“洗白”自己。

事实上,梁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对的慈善事业。他一直在向东莞山区的孩子们捐赠大量物资。他和贫困学生的照片经常见诸报端,受到当地人的称赞。2008年,梁当选为广东省人大代表,并出席了当年的两会。

在两会上,梁紧跟时事,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话题。他向大会提问:“如何解决农民工子女的就学问题?”接着,他提出严惩使用地沟油的商家,完善相关法律。

一时间,梁成为2008年广东两会的明星,记者们争相采访他。他在聚光灯下谈论侃侃,这似乎成了正义的化身。

然而,在他们中间,梁满口都是冠冕堂皇的话,他却满口都是盗贼和。他的酒店和桑拿的扩张变得越来越猖獗。从2004年开始,黄江太子酒店的桑拿部实际上已经成为东莞最大的易场所。

梁为这个行业制定了一套所谓的“标准流程”,也就是后来中国所称的“东莞式服务”。他的手下纠集了一批社会渣滓和流氓,哄骗一些以招聘桑拿技师为名溜的女人,为顾客提供。更离谱的是,王子桑拿还拐卖未成年女性提供,做一些违法的事情。

据不完全统计,仅一年时间,太子桑拿100名技师可为梁创收4118万元。梁把这个灰色产业变成了一条产业链,失去立足之地的年轻女性不断被手下的人送进这个行业。全年,该组织提供不当服务的次数达到惊人的10万次。太子酒店就像一个深渊巨口,吞噬着这些初来乍到的年轻姑娘们的梦想。

世上再无“太子辉”

自2012年以来,梁的发展和扩张过于猖獗。据说住在珠三角的人会收到太子酒店发来的色情短信。这些短信形式多样,但内容归结起来就是——来太子酒店,有你想不到的,有我们做不到的。梁的黄色产业已经高度集约化,分工细化,门类齐全。可以说是走到了“极致”,但也埋下了它灭亡的“种子”。

央视暗访太子酒店桑拿部是梁的一个转折点。短短几分钟的视频让全国人民意识到了梁光鲜亮丽背后的龌龊。有人说他的是因为身后的树被连根拔起,但无论如何,他的时代似乎已经结束了。

央视的曝光很快引起了广东省相关领导的重视。省公安厅下了大决心,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扫黄专项行动。

嗅觉敏锐的梁也发现了的这个动作绝非寻常。他仓促关停了东莞黄江的桑拿部,并采取“壮士断腕”的措施,让视频中出现的酒店管理人员自首。

但事实证明,梁的爪牙们并没有自首,而是全都失踪了。因为随着这几年广东政坛的变化,“惠亲王”这个名字已经没有以前响亮了。

央视的曝光向全国媒体释放了一个“信号”,梁的太子酒店成为全国媒体暗访的“打卡”地。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有“太子酒店涉黄”的新闻在各大媒体发布,矛头直指广东省人大代表梁。

四面楚歌之下,梁还试图作垂死的挣扎。他把太子酒店的所有资料,包括消费小票,技术人员的资料,都运到一个偏僻空的地方放火,企图毁灭证据。他还发动一帮恶势力试图威胁记者删除不利于他的言论。

但这一切在正义的铁拳下都变得徒劳。2014年2月9日,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东莞派出6000多名警察包围了太子酒店及其所有桑拿和洗浴中心。大量被迫从事这种肮脏行业的女性被解救出来。梁,一个曾经傲慢的色情大亨,也浮出了水面。从此,天下再无“惠亲王”。

而对梁的宣判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2014年4月,梁被免去广东省人大代表职务。广东省公安厅向外界公布了梁作为犯罪嫌疑人的三大罪状: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毁灭证据。根据我国刑法,组织卖淫,情节严重的,可以判处无期徒刑。

此消息一出,人们,尤其是梁的家乡黄江,一片哗然。在很多人眼里的“好人”,亲戚朋友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原来是十恶不赦的恶魔。

2015年5月29日,消失已久的梁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聚光灯下。他穿着囚服,头发花白,一副黑框眼镜难掩落寞。他的脚因为沉重的脚镣而步履蹒跚,早已失去了昔日东莞酒店的优雅。

在法庭上,梁还试图对进行反击。面对法官,他辩称对酒店涉黄一无所知,这些黑幕都是他的无良下属干的。

然而,后来出现的几个目击者给了梁打脸的痛苦。他推广的一个社团“妈桑”,先是“反水”。在法庭上,她“煞费苦心”地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被梁从一个懵懂的打工妹哄进色情行业,最后因为金钱的巨大诱惑而深陷其中,最后成为“惠亲王”罪行的帮凶。

另一位备受瞩目的酒店高管梁在法庭上展示了“太子辉”的下一步计划:桑拿部只是梁违法的冰山一角,梁还将在太子酒店发展VIP会所。而这个俱乐部将会成为梁发展人脉,进行见不得人的交易的场所。

树倒猢狲散,铁证让梁低下了曾经趾高气扬的头颅。因为他强迫未成年人提供,犯罪情节相当严重。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梁的商业帝国崩溃了。他名下的所有资产也被追回。通过调查,大家惊讶地发现,他的大部分资产几乎无人知晓。就连他名下的慈善基金会的资金流向都有问题。

梁从小的家庭并不富裕。学校毕业后,面对“下海”的浪潮,他的价值观逐渐扭曲,“金钱至上”成为他的人生座右铭。为了钱,他不择手段。为了钱,他敢于冒险,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回顾梁崛起的历史,他其实吃了不少苦头。然而巨大的财富带来的贪婪带走了他的心智,他最终被贪婪所咬。他的经历一直给我们敲响警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