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万方苑商务酒店

北京万方苑商务酒店阳光透过树荫照在一艘油漆味犹在的篷船上,照在造船工人钱寿堂摇曳的身躯上…此时此刻,他手里紧握着工具,小心翼翼地为小船钻孔,然后用长长的黑钉子将两块木板拼接起来…再过几天,3000多元的船就要顺利完工,驶入江中。

对于62岁的钱寿堂来说,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重复,毫不起眼。他的画室在越城区高埗镇冯光村,周围都是田园风光,门口有个浅浅的池塘,没什么特别的。他告诉记者,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造船工人。他没想到,自己会被邀请到党校修理乌篷船,8天的特殊修船经历让钱寿堂终生难忘。

难忘的修船经历

今年6月19日,天气晴好,钱寿堂和妻子廖德梅、孙女钱一可早早来到高铁站。应北京绍兴越城商会邀请,他们将赶赴北京党校修理乌篷船。六个小时的车程,跨越上千公里,一路上,廖德梅夫人发现钱寿堂的神态与平时大不相同。“第一次去北京,去的是党校这种高规格的地方。我当时特别激动。”钱寿堂说。

五年前,越城商会向党校赠送了四艘精致的乌篷船,分别停泊在党校的燕湖、方舟湖和水木花园湖。绍兴的水乡文化也游进了北京的心脏,展示在从全国各地赶来党校学习的领导干部面前。当他们看到停泊在党校小川町的乌篷船时,总能联想到水乡绍兴,甚至有人会想起鲁迅先生童年时乘船看社戏的场景。

五年了,风吹日晒,篷船不可避免地老化了。绍兴的乌篷船还得专业的绍兴师傅来修。钱寿堂此行的目的是修复这四艘具有特殊意义的乌篷船。此行,钱寿堂做了充分的准备。”光是清点工具,过去的木材和桐灰就重达400多公斤.”钱寿堂说。

“叮——叮”,钱寿堂手里拿着锤子、凿子等小工具反复敲打。廖德美夫人将桐灰混合后作画,巧妙地扮演了副手的角色。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除了去食堂吃饭,中间很少有停留。八天之内,老吴鹏号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焕然一新。

“好好休息后,我更有精神了。非常感谢绍兴越城商会秘书长谢对我们的照顾,让我们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廖德梅是个细心的人,她记得北京之行的每一个细节。

钱寿堂一行住在北京南三环的万方园国际酒店,距离北五环的党校30多公里。谢主动接送,每天早出晚归,可见主人对钱寿堂一行的热情。

过了这么多天,钱寿堂一家人时常想起在北京修船的故事:“多么难忘的经历。”

忙碌的非遗传承人

造船大师对绍兴人来说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熟悉,因为绍兴人是靠水吃饭的,而且老一辈不会打鱼修船。陌生是指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个行业已经日渐没落,员工几乎看不到年轻人。钱寿堂工作室斑驳的墙上,贴着《越城区人民政府关于公布越城区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通知》,黄纸写着“吴鹏船艇造船技术,钱寿堂”。

“这是我祖传的手艺,说实话挺苦的。”钱寿堂说,再冷也要工作,节假日不能请假。另外,造船是一项严谨的技术活,船的好坏往往关系到乘客的生命安全,经过他身边的船只不能有任何问题。钱寿堂祖上造了六代船,直到他是最后一代。他爷爷过去不仅造过乌篷船,还造过能载重10多吨的大型客船。

饭后翻翻周作人的杂文,可以一窥当时的盛况:“不知道有多少港船,但一个中等大小的村子里,总有一艘,每天航行在城乡之间,下午进城……”那些远航的船叫夜航船,往返于杭州、宁波、上海。一艘船寄托了一代游子的思乡之情,它经常出现在张岱、胡兰成等著名文人的作品中。

钱寿堂学手艺时,造了篷船、渔船、泥鳅船等小船,多用于捕鱼。他告诉记者,老基业的造船技术非常讲究用料。根据船体零件的功能属性,选用的木材差异较大。比如坚硬的柏树用来做甲板,轻盈的杉树用来做船壳。用这种方法制成的船不仅耐用、重量轻、掉头灵活,而且翻船时不易沉没。

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赛艇声被隆隆的马达声赶出了记忆的池塘。绍兴像钱寿堂这样的传统造船人越来越少了。

幸运的是,钱寿堂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冷落。“东湖景区9个,柯岩20个……”钱寿堂的合同书上明确写明了商家的订货数量。这样的新船售价三千多,扣除成本能赚近两千元。现在先进的工具可以提高造船的效率,但他也承认很多时候订单还是会忙不过来。

造船的快乐家园

造船修船赚的是“辛苦钱”,愿意从事这一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陪钱寿堂在工作一线的是妻子廖德梅。廖德梅,湖南人,19岁通过媒人来到绍兴。“当时媒人介绍了很多人,最后选择了当时33岁的老钱,看中了他稳重本分。”廖德梅想到了现在幸福的生活,她很庆幸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10多年前,廖德梅学会了很多造船技能,成了钱寿堂的“左膀右臂”。每次建造新船的骨架时,廖德梅都会用红色和黑色的油漆分别油漆吴鹏船的内部和外部。在河中航行,远远望去,黑色的外表显得庄严肃穆。在党校修乌篷船的时候,廖德梅提前做了桐灰,用来填船体的裂缝。“当我妻子把桐灰递给我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高兴。有她真好!”

在钱寿堂工作的地方,造船工具和材料堆放整齐,整天陪伴着钱寿堂。工间休息时,3岁的孙女钱一可蹦蹦跳跳地跑到爷爷身边。“爷爷,这是什么?”钱寿堂总是小心翼翼地回答来自不成熟孩子声音的问题。有时他会抱着可爱的孙女,脸上带着亲切的微笑。

“我孙女平时和我们一起住,甚至这次我也和她一起去了北京。”钱寿堂告诉记者,儿子大学毕业后从事建筑行业,和媳妇一起忙于事业。照顾孩子的重任落在了爷爷奶奶的肩上。每天粘在爷爷身边,钱一可拿着爷爷专门给她做的小锤子,钉钉子也是体面的。

在党校,钱寿堂认真投入工作的时候,萧一可会提前提醒爷爷“小心打手”,然后自己跑到一边去玩,尽量不打扰爷爷奶奶的工作。

(原题为《绍兴钱寿堂夫妇:“我们在党校修乌篷船”)。原作者王洪超。编辑徐天成。)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