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天堂大酒店

九寨天堂大酒店

他可能正坐在那里看节目,后面和右侧的墙壁已经倒了,原本刻在墙上的碎石堆在他身上已经很高了。消防员挖出废墟后,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手臂向前伸着,死前应该是下意识地用双手托着头。(剥洋葱:boyangcongpeople)

8月10日,地震第三天,被困在九寨沟景区的群众被疏散。

文|新京报记者陶实习生|黄易

编辑|苏小明校对|郭丽勤

本文约2601字,阅读全文约5分钟。

九寨沟县漳扎镇干海子,九寨天堂洲际酒店隐藏在群山之间。

这是该地区最大的酒店。在8月的旅游旺季,1100多个房间住满了游客。大厅就像一个花园,绿树环绕,透过玻璃穹顶可以看到蓝天。这种建筑形式被酒店视为“全球配置一流、前卫”,石雕的装修风格刻意突出九寨的藏羌风情。

这些引以为傲的特征在8月8日的地震中变得致命。

一家千元一晚的五星级酒店在地震波中倒塌。与一天前不断涌入的客人相比,玻璃渣和碎石堆积了一地,严重变形的旋转门和倒塌的墙壁,只剩下支离破碎的钢拱门。

参与救援的阿坝公安消防支队政委黄波说,九寨天堂洲际酒店已有4人遇难,18人受伤。

“天堂”酒店

8月9日13时14分,况永波乘坐最后一辆旅游转运车离开九寨天堂洲际酒店停车场。残破的墙壁,曾经被石头围起来的一个大厅的四根柱子,被风吹来的尘土中露出的铁皮,这是他记得的关于这家酒店的最后一幕。

这是他们第一次去九寨沟庆祝结婚十周年。李娅特意在天堂酒店选了一间2000元一晚的套房。

在九寨沟县上寺寨村村民刘千喜(化名)眼里,这里确实是“世外桃源”。10年前,改造中的九寨乐园是全村人的“饭碗”。刘千玺买了一台拖拉机,每天拉着建筑砂石去九寨乐园。酒店的开业间接刺激了上寺寨小巴和商务车的数量。以前挖草药、放牦牛搞卫生的村民,开着车,停在酒店门口,向景区拉客。

“旺季的时候,一个房间一天要几千块钱,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刘千玺介绍,一万多平米的大堂抬头看,屋顶全是玻璃,阳光透过穹顶洒满一地。大堂有小桥流水,有天鹅、白鹭、鸳鸯。拐个弯就能看到高原特有的冷杉。这家商店位于九寨,用的石头装饰,以展示藏族和羌族的习俗。

九寨天堂洲际酒店位置。图片来自酒店官网

这些都是这个五星级酒店引以为傲的特色,却成了这次地震中最致命的存在。

9日晚,九寨天堂酒店灯火通明。邝永波夫妇正在一楼的川菜馆吃饭。他们点了煮牦牛肉和蒜味羊肉。此时,23岁的曹宇正在客房的浴缸里,缓解玩了一天的疲劳。第二天早上,他将返回南京。实习生罗伊在酒店游泳池的更衣室里,照顾几个孩子。

自助和抢夺

地震的一瞬间,况永波把李亚护在身下,后脑勺开了10厘米。灯剧烈晃动,卫生间外的朋友敲门,曹宇拿着浴巾跑下楼;罗伊抱起两个孩子跑了出去,后面跟着两个孩子,没来得及穿泳裤。

一楼大堂成了大家蜂拥而至的地方。一片狼藉,地上的钢化玻璃都碎了。很多人被抓伤,地上全是血。

石头挡住了部分大门,停电后只有微弱的应急灯,更加深了紧张感。人群后面的人冲了进来,幸存者大喊:“不要挤!一个接一个!不要挤!”

况永波掉了一只鞋。他试着在玻璃里走了一会儿,最后被一名厨师带到了安全的地方。一切都在匆忙中进行,直到我离开李亚。我不知道帮助我丈夫的厨师是谁。只看到一张工卡,上面写着三个字,姓郑。

鲜血顺着耳朵流到邝永波的脖子和衣领上。几个厨师脱下围裙,缠在他身上。酒店医务室的女医生跑回去拿急救药。

郑楚组织未受伤的员工在余震发生后返回酒店取基本物资,邝永波紧随其后。最大的危险还是来自头顶。每个进去的人都要时不时抬头看看。“钢架变形,玻璃不时掉落。我们可以听到其他地方巨大的落地声。”

九寨天堂洲际酒店墙体倒塌。

山风猎猎,停车场1000多人大多穿着短袖短裤。浴巾、浴袍,“一条只有50厘米宽的窄窄的军绿色被子”成了稀缺品。

罗伊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回来分发浴巾。10摄氏度出头的气温,泳池里的人穿着单薄的泳衣,淋浴时什么都没穿就跑了出去,不停地发抖。

“我们是被老人和小孩开始的,但很多人疯狂地抢浴巾。”罗伊看到很多孩子都没有,就把浴巾塞到孩子们手里。酒店发放的冰箱里的冷馒头被人抢走空。

停车场笼罩在压抑的气氛中,所有人都惊魂未定。大家都拿出手机,试图与外界联系,但几乎没有信号。42岁的广西公务员武玉(音译)还没有入住,他借了手机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人群中四五部手机在不同人手中传递,各种乡音每秒都在传播。他们说安全了,就自觉挂了,“给别人省点电。”

酒店工作人员拿出喇叭,想组建一个志愿者团队,负责清点人员,汇总信息,这样明天认领行李就不会乱了。最终游客组成了一个20多人的团队。

孩子们都睡在地上,或站或坐的大人低声交谈。武玉这时候才注意到,今晚的月亮太亮了,像聚光灯一样,照耀着周围山上的滚石和烟尘。

九寨天堂洲际酒店在地震中受损。

死亡和疏散

九寨天堂洲际酒店大堂坍塌,近2000人滞留的消息传到后方。

8月9日凌晨两点,阿坝公安消防支队政委黄波带领松潘县消防大队、县政府中队、专职消防队25人,徒步10公里到达现场。他们是第一支前来救援的官方队伍。

黄波介绍,楼上1100多个房间基本完好,部分墙体开裂。救援的重点落到了“抗震能力低”的一楼。墙壁大部分坍塌,玻璃罩和吊灯的碎片散落了一地,在地上的石头中显得格外刺眼。

生命探测仪已经无法探测到生命迹象,只能用手和小型辅助设备挖掘。20分钟后,消防员在酒店演艺酒吧挖出第一具尸体。

他可能正坐在那里看节目,后面和右侧的墙壁已经倒了,原本刻在墙上的碎石堆在他身上已经很高了。在黄波挖出废墟后,一具尸体躺在地上,手臂伸出,应该是死前无意识地将头放在手中。

100多次余震逐渐发生。现场石块不断掉落,玻璃不断掉落。安全员负责随时提醒救援人员撤离。

事后,阿坝消防支队参谋长鲁治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九寨天堂大厦为砖混结构,跨度大,跨度大空,主体承载力差。目前是“总体变形,部分塌陷。有轻微余震,二次坍塌的风险很大。”

第二天,阳光直射,游客开始撤离。越野车、货车、旅游巴士…二三十辆车轮流把他们运送到安全的地方。

途中,是一次又一次的逆向遭遇。救援队陆续加入和撤出,如松潘、若开、红原等支队,甘肃甘南公安消防局等。,九寨天堂酒店有75名救援人员。

在人们正在吃饭和观看表演的酒店大厅里,两具尸体相继被发现。消防员张坤称他们为“所有人”。罗伊认识其中一个,在饭堂被砸的厨师小李。

8月9日,游客集中在九寨天堂洲际酒店相对安全的停车场,等待救援和疏散。新华社记者范摄

8月9日13时,况永波和李亚钻进一辆白色面包车。他们是最后一批撤离的游客。消防员、特警、武警还在废墟中一遍又一遍的寻找。直到10日上午,罗伊和他的实习朋友一起,在1100多名酒店员工中第一个离开。

10日上午9时18分,最后一名失踪女子被找到,已无生命体征。至此,阿坝州消防支队负责人证实,九寨天堂洲际酒店事故造成4人死亡,18人受伤。

消防员站在尸体周围,脱帽致哀。

人们渐渐离去,酒店空空荡来荡去,曾经被关在酒店大堂里供人观赏的动物,成了这个曾经的“天堂”酒店里最活跃的活力。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