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o酒店就是一个骗子公司

oyo酒店就是一个骗子公司

文|艾财经刘饶翔宇

编辑|陈芳

01

突然裁员

7月2日中午,马腾打开OYO中国的钉钉集团,发现员工人数停留在7417人,晚上9点变成了6922人,一天就裁掉了近500人,而公司在3、4月高峰期有近9000人,相当于两个月淘汰了2000多人。

他并不惊讶。“城市仍在裁员。很多人7月10日离职,还在组织架构中。到时候系统会自动踢出群,少了。”但OYO中国官方直接否认,前日声明称“不存在大规模裁员,过去几个月招聘了1500多名员工,员工总数超过1万人”。

来自印度的明星公司OYO是软银、红杉、Airbnb、滴滴的座上宾。自2017年底登陆中国以来,通过免加盟费、低佣金的方式迅速席卷单体酒店市场,号称拿下中国超1万家酒店、50万间客房。然而,近日来,号称中国第二大酒店、全球第六大酒店的OYO,却被一波负面舆论所纠缠,数据造假、烧钱扩张、裁员等。

图/视觉中国

地震波及到与印度隔着青藏高原的青海西宁。6月18日,姜黎黎突然被踢出钉钉集团,她惊呆了。这位27岁的西宁女孩是OYO的一名BD,负责拓展酒店业主。

症状出现在6月6日,当时姜黎黎刚从重庆出差回来,内部不允许她参加培训,很奇怪。13号,HR告诉她要么调到EGM业务部(底薪低,加盟低线小城镇酒店)要求两周内签酒店要么走人,要么选择带薪离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当晚HR就给她打了50秒的电话,通知她不能调走,只能无薪离职。

姜黎黎无法接受。他仍然每天早上打卡上班,但不允许他参加会议。6月18日,她被踢出公司钉钉群,前三个月扣的报销和社保都没有解决。HR没有回复消息,第二天黑了她的电话和微信。20日,她收到一封快递邮件,单方面通知解除劳动关系,辞退理由是“不称职”。“很难过,我是一个陪伴OYO为国家而战的老员工。我工作了10个月,现在放你走我就得走。非常令人寒心。”

姜黎黎仍然记得早期每个人的高昂士气。她每天都去找业主要合同。有一次她冒着雨夹雪晚上9点出门,男朋友不放心在附近网吧等她。后面的推广效果并不明显。店主称他们为骗子。几次被赶出家门后,姜黎黎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然而,在同一家公司为酒店在线工作的奥普·晓寒就幸运多了。因为不同意转到EGM,他选择了带着一个月工资的补偿离开,但也给求职带来了隐患。

晓寒去应聘主题酒店,面试官撇撇嘴:“在OYO当运营经理没什么!”他不禁脸红,回去后马上重写了简历。“OYO现在名声很不好,我找工作的时候不敢谈这段经历。简直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大黑点。说多了会哭。”

如今,OYO的西宁办事处充满了不安。“大家都不敢说话,拉着脸,怕自己下一个下岗。”原来连续三个月成绩都是C的人要进入观察期。现在大部分人都要签PIP表(绩效改进计划表),达不到考核标准的就得走人。去年12月最多的时候有70多人,现在还不到一半,只剩下二三十人,裁员还在继续。

与OP和BD相比,OYO酒店评估改造的工程团队很少得到补偿。重庆的和睦告诉AI财经社,没有转正的OP和BD被裁掉拿半个月工资补偿,转正的补偿两个月工资,怕泄露敏感数据。后方的工程队就没那么幸运了,没有补偿,辞退理由是“违反员工手册和商业行为准则”。

和睦解释说,大多数被解雇的员工都是老员工。2018年重庆开城阶段招聘,月薪七到九千,后期招聘月薪四千左右。裁员可以缓解OYO的财政压力。目前重庆已裁员25人,不准备申请劳动仲裁,不予补偿。

合肥OYO工程队的李墨染刚刚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回来。6月20日,HR要求他主动辞职,否则将被纳入阳光诚信联盟,影响以后求职。他同意了。我不知道一个星期后,听说运营团队被辞退了,还带着赔偿,他如梦初醒,但已经来不及了。“感觉公司太冷血了,我就是套路。”

据界面报道,OYO裁员的一线团队将被裁去近一半,尤其是BD业务团队和OP运营团队。BD全国有2000到3000人要裁1000人,OP也要裁一半。同时,多位OYO内部人士向AI财经社证实了这一比例。有些城市裁员比例甚至高于50%,所有员工都要裁掉三分之一。不过,OYO中国否认裁员,称“正在扩大招聘力度,预计招聘数千人,重点在业务拓展、酒店运营管理、空间转型等一线岗位。”

像ofo一样,年轻的初创公司OYO在中国经历了快速扩张。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员工总数从零飙升至高峰时的近9000人。这些人中级别最高的是合伙人兼CFO李伟,而CXO的其他公开职位都是高级副总裁。现在快速下跌,7月10日办理完离职手续,又一波裁员潮将被刷新。

02

混乱的虚假承诺

在裁员之前,前OYO员工苏烟就已经预料到,“OYO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乱,从上到下都是一团乱麻。”6月15日,她被公司辞退,结束了8个月的工作旅程。

“每个月,公司都会多次调整方向选择和战略实施。有些决策刚被下属改编,第二天总部就要制定新的方案。有些命令看起来像废话。”苏烟说,OYO给人的感觉是没有统一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员工没有依靠的主心骨。

她举例说,去年有一段时间,OYO启动了“HO项目”,要求他们招募100名运营专家来管理酒店,而该地区只有10家签约酒店。她只好一边和总部沟通,一边找了十几家人力资源服务公司。两个月后,总部妥协,人数调整为10人。之前的投资都是浪费。

苏烟感觉政策在不断变化,这与OYO高管的频繁变动和OYO中国高管缺乏自有关。

界面显示,OYO首席业务发展官刘芳在两周内离职,分管用户增长的副总裁林冉、分管华东的高级副总裁李斌均在半年内离职。一位前高管还透露,OYO中国的管理层只能决定5万元的财务费用。OYO中国虽然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但是管理权在印度总部手里,在中国一直没有CEO,只有各种cxo。

当OYO高管频繁改变策略并传导到线下合作的酒店时,更多的问题就会产生。

“前期扩张,很多门店都是糊里糊涂的扩张,BD过度投入,我们就去填坑。”参考OYO的经验,晓寒透露,前期BD工作人员会对酒店老板夸大宣传,比如承诺只加入线上提成不加入线下提成,签完单就走。运营商和业主沟通的时候,会变得难以收场,有的会被业主骂哭,有的会被赶出去。“OYO的国民OP和BD基本上是不兼容的。”

除了晓寒提到的“过度承诺”,许多OYO业主还有更多抱怨和疑虑。

在中国,OYO主要在三个方面为中国业主提供帮助和支持:一是OYO帮助业主改造酒店的门头和装修风格,形成统一的品牌风格;第二,让运营专员入驻酒店,梳理酒店内部运营管理问题;第三,利用平台为业主拓展更多的获客渠道,提高入住率和业主收入。

“自2018年9月与OYO签约以来,我们没有收到他平台的新客户订单。”深圳酒店老板杜鹃向艾财经透露,她是第一个与签订合作协议的深圳酒店老板。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住的是更高级的酒店,这样才能有品牌竞争力。然而,签约后不到三个月,深圳的许多小旅馆也挂上了OYO的招牌,原业主非常生气。“锅里有这么多东西。放那么多碗,根本不够吃。”

图/视觉中国

据内部人士透露,为了让更多的酒店上架,OYO几乎对酒店开放。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BD需要寻求酒店评估和装修部门的批准。合富分公司的李墨染比较直爽,会否决楼道渗水的破旧酒店,所以被BD部门投诉过。

最后,领导受不了了,找李墨染谈话。“这样做的话,每个月150个KPI的转化都完成不了,也会影响我的KPI。为什么?如果能过,不用太担心。”重庆的和睦也遇到了同样的谈话,领导直接指出:“总部没查,就是默认了。你放手。”

酒店评估和装修部门最终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执行部门。“让业主自己修水电没人管,就不了了之了。有些酒店不装修也会上线。BD逼我做品牌,我只能压供应商和广告公司。”李墨染说。今年5月之后,KPI又增加了从评价到上线时间长短的指标,这又是一记鞭子。

签约OYO后入住率和收入大幅提升的承诺并未实现。杜鹃说,合作期间,OYO不仅没有引进一个新客户,还通过PMS系统“洗掉”了会员。而OYO之前承诺的3000多会员,因为离杜甫住的酒店比较远,基本上不可能入住她的酒店。此外,杜甫每个月需要抽取OYO总收入的3%,在被ot a平台抽取10%左右的佣金后,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更气人的是,和OYO合作期间,入驻我们店的OYO运营专员绕过我,想直接挖我前台。”杜甫说,大多数OYO运营专家没有相关经验,流动性很大。随着OYO的加速扩张,对专业人员的需求增加了,有些人会选择从业主那里挖人。“做生意可以理解,但这太不厚道了。”

杜鹃告诉艾财经,OYO队混乱的管理让很多业主在签约后短时间内决定不遵守合同条款。

“事实上,OYO从业主那里赚取的佣金很少。在我们中的许多人被OYO惹恼后,我们在签署合同后不久就停止了向OYO支付佣金。”杜鹃说,另外,OYO运营专员都是年轻人,拿这些业主没办法,就不了了之。36kr报告显示,OYO平均每月从全国1万多家酒店、50万间客房获得的佣金收入仅为1300万元左右,与每月1.5亿元左右的支出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入不敷出,OYO的财政压力可想而知。

艾财经了解到,目前深圳有大量酒店老板感觉被骗,已经主动拆掉了OYO的招牌,并有意不与同类企业合作。

03

Sturm und drang的数据竞赛

除了酒店经营方面的问题,OYO平台上还存在“僵尸店铺”、虚假评价、刷单等问题。

在OYO平台上,酒店分两种,一种是需要提前付费的酒店,一般是正常运营的酒店;对方酒店只需要下单,不需要预付,很可能是隐藏的僵尸店铺。艾财经在预订了一个名为锦绣江南酒店的大床房,房费显示为140.6元。没有付款也没有入住,系统自动显示入住完成。

多位OYO内部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在多个城市,OYO平台上的“僵尸店铺”占比超过50%。其中,西宁的OYO和僵尸店铺有40家,占20-30家。有的没有业绩,有的名声不好。他们表面上不撤掉上市,幕后也不使用OYO系统。

罗燕已经在成都经营了11年的酒店。因为口碑和服务好,平均入住率在80%左右,90%都是美团的。在与她沟通之前,她没有发现她的酒店是OYO平台上的“僵尸店”。

2018年底,OYO找到罗燕,承诺带来更高的入住率。由于是美团独家合作酒店,罗燕担心合作会被美团下架。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OYO表示“已经和美团谈妥了”,罗燕此前支付给美团的10%服务费将由OYO和美团平分,OYO可以为其提供专门的运营专员和品牌包装。

“当时考虑到没有多余的一分钱,多一个平台就能获得客户,所以我就签了合同。”罗燕说OYO拿走了当时的酒店资料。然而,签订合同后,罗燕的酒店没有从OYO平台接单,因此没有给OYO任何服务费。她一直认为她的酒店没有出现在OYO站台上。然而,在OYO的应用程序上,她的酒店仍然显示着“57分钟前有人预订”和“一个人正在浏览”的字样。

在这场数据争夺战中,OYO不仅对僵尸店铺进行了改头换面,还通过刷单和积分的方式对酒店进行了包装。

OYO运营部前员工晓寒透露,公司承包的酒店在OTA平台上至少要有50条评论,评分在4.0以上。他们会派几个人去下单,私下和酒店沟通,只交定金或者退房费,订单产生的OTA佣金由OYO报销。“3.8、3.9分只要刷几个点,2.0分就要刷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如果被平台发现,会被处罚,业主在。”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很多业主的认可。

除了花钱刷单,OYO还有其他辅助措施,比如在OTA平台发放40-200元不等的优惠券。其中西宁某加盟酒店,在与携程的运营经理沟通参与打折促销等活动后,4月份线上订单为0,6月份订单为300。同时,成都的业主也反映,OYO平台的很多订单都是全价优惠,消费者不花钱住酒店。

在中国,OYO版讲给资本市场的故事,之前在其他领域也上演过很多次,大概是通过资本杠杆,通过规模化经营把边际成本拉下来,从而在未来某个时点实现全面盈利。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OYO管理团队反复强调规模的重要性,这可以带来规模效应。OYO首席发展官胡雨菲表示,OYO迅速扩张的原因是连锁酒店正在开展大规模业务。OYO疯狂地在四五线城市签约酒店。一是可以形成自己的壁垒,竞争对手抢不到签了长合同的酒店。第二,通过品牌化改造,可以升级90%的尾部酒店,让它们更贴近头部。

OYO故事的核心表述是“用数据说话”。嚣张的背后,也有数据。只有漂亮的数据,才能吸引资本的青睐。这是很多创业公司的普遍做法。

从融资的数量和频率来看,OYO对资本有着强烈的需求。据天眼调查数据显示,OYO酒店在中国获得6亿美元天使轮投资,这是中国酒店业历史上最大的一笔私人融资。此外,OYO的印度总部自6年前成立以来,已获得11轮融资。其中不乏软银、红杉、光速等资本巨头,出行公司滴滴、Grab、Airbnb等,总融资额约15亿美元。

但目前看来,OYO漂亮的数据充斥着谎言和人为的操作手法,真实性大打折扣。对此,OYO中国在7月1日的声明中表示,“公司是由技术和数据驱动的,绝不允许数据造假”,但同时为自己开脱。“这么大的平台,在快速成长中难免会有个别员工违规诚信,这在很多快速扩张的企业中都出现过。”

04

未知的2.0策略

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OYO正在寻求可能的转型之路,特别是在今年5月底推出了2.0酒店战略。OYO首席营收官朱磊透露,中小型单体酒店的品牌化模式将从支付加盟费、简单抽成,转变为品牌与业主风险共担、利益共享。也就是说,加盟商会有保证的收入,只有盈利了才会分OYO。

和睦透露,2.0战略有两个主要协议。一种是稳宝,对于质量好,基本没有硬件设备改造的酒店,佣金率在10%左右;另一个是长城堡。OYO装修投资大,佣金率高,甚至超过30%,合同锁定期也比较长。

根据艾财经获得的两份2.0合作协议,OYO正试图加强对业主的控制。比如,业主要使用OYO的PMS系统(包括身份证读卡器)雇佣客户信息,使用OYO的线上线下支付结算工具作为他唯一的酒店管理系统,无论是预付还是到店支付,业主都要配合。

此前,OYO酒店的收入被严重泄露,许多业主不会主动使用该系统雇用入住。这无可厚非,但控制远不止这些。

有两件事让主人很在意。一种是价格控制权被剥夺,OYO将享有酒店独立完整的定价权,业主不能单方面调整价格。和睦认为,在这种情况下,OYO采取低成本的方式,所有者的成本会上升,但收入可能不会上升。

此外,OYO还站在酒店和OTA之间。业主需要与OTA结清未付款项,佣金率将改为OYO和OTA之间商定的新指数。OTA的账户信息也要被OYO监控,甚至OTA账户的银行账户也要改成OYO的指定账户,由它收取房款。

这两份协议被内部员工称为“霸王条款”,使得业主在OYO面前完全没有隐私可言。对此,不少行业负责人持观望态度,对如何确定保底收益心存疑虑。“OYO是否需要缴纳保证金来保证保底收益?如果你支持的门店太多,它有这个能力吗?”

更多业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这个公司还能活多久?如果它破产了,你还能拿到它收的房款吗?

6月27日,OYO创始人李泰熙用中文发了一封内部信,称2.0酒店平均入住率超过80%,酒店续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我们没有酒店赔钱”。

有员工说:“我会笑,什么数据我自己清楚。”据内部人士透露,目前国内续保率不到60%。以重庆为例,200多家酒店中(剔除僵尸店铺最多的120家),一个月内只有10多家报名稳宝,成长宝只有两三家。OYO在7月1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推出了100多家2.0版本的酒店,“在过去的几天里,每天都有50多家酒店签约”。

对OYO来说,形势变得越来越紧迫。除了裁员和紧缩开支,OYO正在逐步精简上市项目。李墨染告诉艾财经,2018年9月前,酒店将进行粉刷、墙纸修补、地毯更换、清洁,有1500-2000元/间的装修费用;之后换门头和招牌收紧到800-1000元/间;今年2月后,我们尽力降低供应商报价,减少装修种类,装修费用只有500-800元/间。

图/视觉中国

如今,裁员似乎已经把OYO裸泳完全暴露在了公众面前。冰山下隐藏的数据造假,外部管控不严,内部松散混乱正在侵蚀这家明星公司。据钛媒体6月29日消息,在诸多负面情况下,一直支持OYO的软银开始观望。目前,李泰熙正试图通过股权质押向软银寻求8亿美元支持中国市场。

“如果找不到输血,OYO的资金链可能只能维持2-3个月。”有消息人士这样说。上一个和OYO情况相同的明星创业公司是ofo。两家公司的名字很像,除了一个字。后者实质上已经破产,债务无数,几千万存款流失。

而OYO中国则面临着来自外部的激烈竞争,因为它不是印度而是中国,而且竞争环境完全不同。朱华投资的H酒店,携程系,美团系都在包抄它。

(马顿、晓寒、和睦、姜黎黎、李墨染、苏烟、罗燕、杜甫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