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兆龙饭店历史

北京兆龙饭店历史

图丨邓小平与包玉刚亲切交谈邓小平和包玉刚进行了亲切交谈。

前言“人讲孝道是好事。我们人要讲人情,何况人家对我们有贡献……”邓小平听完廖承志的介绍后马上说道。

1980年,包玉刚应邀来京洽谈合作事宜。在与领导人的会谈中,包玉刚再次提出为北京捐款1000万美元,在北京修建一座旅游饭店。只要答应了他的一个要求,他就立刻呈上捐款。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却难倒了所有的领导,没有人敢做出接手这个免费酒店的决定。

“世界船王”的迅速崛起

包玉刚出生于宁波农村的一个商人家庭,父亲鲍兆龙常年在汉口做生意。虽然事业繁忙,但鲍兆龙从未放松对孩子的教育。此外,他的家庭条件相当富裕,包玉刚从小就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在包玉刚小学毕业后,他被父亲送到上海继续深造,并开始在吴淞商船学院学习船舶知识。

抗日战争爆发后,包玉刚从上海来到重庆,但他没有按照父亲的遗愿继续求学。而是擅自去了一家银行,当了一名银行职员。1938年,包玉刚回到上海,开始在信托局保险部工作。经过7年的努力,包玉刚从上海银行的一名小职员上升到副总经理。

正当包玉刚在银行业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大家都无法理解的决定,辞职了。1949年初,包玉刚向上海市长吴国桢递交辞呈,带着家人和10万元积蓄赴港开创新天地。当他刚到香港时,包玉刚和他的父亲做了一些小生意,积累了一些积蓄。包玉刚正在深入思考他事业的未来发展。

香港的天然贸易条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船只。包玉刚敏锐地意识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经济开始复苏,世界各地之间的贸易加强了。作为最便宜的运输方式,海运在未来一定会大有作为。包玉刚的想法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香港的航运业已经非常成熟,而包玉刚作为一个门外汉,稍有不慎就会破产。

但包玉刚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航运业闯出一片天地。他一方面继续做好家人的思想工作,另一方面开始到处学习航运。为了买船,包玉刚亲自去了日本,找了一家日本公司担保贷款,花了7万美元买了一艘用了28年的垃圾船。改造后,包玉刚将这艘货船命名为“金安”号。

包玉刚买下货船后的第二年,苏伊士运河因战争停航,全球航运业进入黄金发展期。仅用一年时间,包玉刚就用一艘“金安”号赚来的钱购置了7艘新货轮。包玉刚的迅速崛起引起了全球航运业的关注。

由于包玉刚的辛勤努力,该公司的车队增长迅速。到1978年,该公司拥有巨型船舶200多艘,货船总吨位达到2100多万吨,超过了美国和苏联的船队,成为全世界名副其实的“世界船王”。

1978年,包玉刚去了北京,目睹了大陆的变化。当时,包玉刚已经预见到国际航运业的衰落,并开始考虑企业发展的方向。正因为此行,包玉刚打开了投资大陆的大门。

“我要给他赠一个饭店”

邓小平开始领导工作后,提出了大力发展旅游业以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主张。1980年以前,我国能接待外国游客的旅馆只有203家,而且规模小、设备差、管理落后,经常造成外国游客在大堂过夜。

为了解决旅游饭店短缺的问题,国务院采取了许多措施,但仍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尽快建设高品位的新酒店成为当时最重要的任务。受国家财政困难的限制,新建旅游饭店已成为旅游业发展的瓶颈。邓小平立即作出指示,要引进外资建酒店,并尽快建成。

邓小平关于引进外资的指示成为旅游业发展的助推器。1978年,国务院成立了华侨外资旅游饭店建设领导小组,卢绪章任办公室主任。同年国庆节前后,卢绪章邀请包玉刚访问大陆。离开前,包玉刚打电话给卢绪章,希望能在北京见他。

当时北京最好的涉外酒店是北京饭店,房间几个月前就已经订好了。为了给包玉刚在北京饭店安排一个房间,办公室主任卢绪章被难住了。他通知他的秘书,他将经常接待外宾,并打电话给熟悉北京饭店的李玉英,安排她去北京饭店安排一个套间。

接到任务后,李玉英立即打电话给北京饭店的负责人,要求他们无论如何要腾出一套房,强调这是一项政治任务。由于房间紧张,直到包玉刚一行下飞机到达饭店的那一刻,北京饭店才顺利安排好房间。

当包玉刚在香港时,他听说在北京饭店很难订到房间。刚到酒店的时候,他还挺开心的。当包玉刚听说他只为自己安排了一间套房时,他陷入了困境,他的随从也无法安排。善解人意的包玉刚向随行人员解释说,他们应该先找另一家酒店,然后再想办法。

那天晚上,包玉刚的妻子黄秀英感叹道,她早就听说中国的酒店很紧张,但她没想到会这么紧张。包玉刚鼓励妻子说,国内条件仍然很困难,但发展旅游业必须解决旅馆问题。当你见到卢绪章时,你一定要敦促他建造一座旅游饭店:

“我打算给他一家酒店做旅游局长。没有酒店很难!”

第二天,包玉刚如约来到旅游局。当时国家旅游局在一个很简陋的房子里办公。为了发展旅游业,旅游局的人数从100多人增加到400多人。工作人员都共用一张桌子,大家轮流坐着。就连副主任也有两三个人的办公室。虽然主任有单独的办公室,但他必须和秘书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

起初,包玉刚被安排在条件较好的外宾接待室。包玉刚提出去参观卢绪章的办公室。在李玉英的带领下,包玉刚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卢绪章的办公室。看到路上每个拥挤的办公室,包玉刚好奇地问李玉英,办公室的条件怎么会这样。李玉英解释说,没有办法,条件有限。

来到卢绪章的办公室后,包玉刚更加惊讶了。主任其实需要和秘书在一个房间办公,除了沙发和办公桌,没有多余的办公家具。他们一见面,包玉刚就对卢绪章说:

“书记还和你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吗?你的办公条件太紧了。”

卢绪章解释说,他的办公条件相对较好,并为没有在包玉刚安排住宿道歉。包玉刚不关心这些事情,他知道这个国家刚刚开始发展。交谈中,包玉刚向卢绪章提出,想为国家捐1000万美元建酒店和办公楼,但这笔钱不是投资,建成后是亏是盈他都不在乎。

当时,虽然邓小平提出利用华侨和外资兴建旅游饭店,但的一些领导人持不同意见。因此,出于慎重考虑,卢绪章没有将包玉刚的想法上报,直到包玉刚再次与领导人见面。

“有人不同意,那就由我出面接受这笔捐赠”

1980年,包玉刚应邀赴京商谈航运合资事宜。协议签署后,包玉刚会见了包括华国锋在内的几位国家领导人。在会谈中,包玉刚谈到了他在大陆考察的所见所感,并希望为国家旅游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我和鲍兆龙神父愿意无条件向旅游总局捐赠1000万美元,用于建设高标准的旅游宾馆和办公楼,建成后由旅游总局管理和使用,宾馆的全部收益也可用于发展旅游业。”

包玉刚还说,当项目开始时,他的父亲和他本人将亲自来北京,向旅游总局移交1000万美元并宣布这一消息。华国锋等几位总理对包玉刚这次着眼于大陆发展的行动表示感谢,并表示愿意亲自接受一千万美元的捐款。

包玉刚不在乎名利,但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将来人们想起他的父亲鲍兆龙时,能带头想起他,所以他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能把酒店命名为“兆龙酒店”。在当时的环境下,以商人的名字命名,在很多人看来,是对商人的一种纪念。

庄后来在回忆这段曲折的历史时说:我非常支持捐赠一千万美元。当时国内发展资金紧缺,包先生捐钱是好事。他只有两个要求,一是选好地址,二是以父亲的名字给酒店命名。只要他答应这两个要求,他就送钱。

虽然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华侨捐钱办实业的先例,也同意接受包玉刚的捐赠,旅游总局也多次强调这笔捐赠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和历史意义,但没有人敢接受包玉刚的这笔捐赠。因为这个酒店是给国家的,具体操作起来阻力很大。庄压力很大,多次申诉无果。无奈之下,她找到了廖承志。

经过一番分析,廖承志觉得自己的作用有限,于是他让庄写一份报告,交给,然后当面把介绍给。对于包玉刚的名字,邓小平自然非常熟悉。听完廖承志的介绍和庄写的报告后,当即表示:

“人们捐款1000万美元为我们建造一座旅游饭店,这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是有用的。为什么不呢?要求冠名“兆龙酒店”,有何不可?人们谈论孝道,表达对父亲的深情和感激,这是一件好事。我们人要讲人情,何况人家对我们有贡献,我们要纪念!”

廖承志被邓小平的话深深打动,说有些人就是不认同这种好事。邓小平不假思索地说:“如果有人不同意,那我就出面接受这笔捐款。”随后,邓小平指示筹建兆龙宾馆,并要求旅游局在北京最好的地方为包玉刚建宾馆。

1981年4月,旅游局与北京机电学院签订协议,将该院4200平方米宿舍用地划拨给旅游局,用于建设兆龙宾馆。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兆龙饭店筹备办公室”,并指定得力人员负责饭店的筹备工作。包玉刚的两项要求落实后,庄立即与联系,听说后立即回复:

“好的,我马上就把支票寄出去。”

7月6日,邓小平在北京亲自会见了包玉刚。会见中,包玉刚向邓小平递交了一张1000万美元的支票和一份出资1000万美元修建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的承诺书。邓小平非常赞赏包玉刚对国家建设的支持。包玉刚向邓小平介绍了他的父亲鲍兆龙:

“我父亲已经86岁了,非常关心祖国的四化。他告诉我无论如何要尽力而为。”

邓小平向鲍兆龙赞赏地点点头,表示感谢。同时,他告诉鲍兆龙,目前国家要做的事情很多,障碍也很多,主要是经验不足。包玉刚感叹:“这么大一个国家,十亿人口,所有的困难,都是不可避免的。”

包玉刚结交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朋友,并立即告诉邓小平,他与许多国家的领导人都有着良好的关系。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他自己做,就交给他吧。邓小平立即说道:

“请做一名参谋。船是你的专长。我们征求你的意见。”

会后,叫住了庄,告诉他问题已经解决了,让他快点做。多年以后,庄回想起来,感慨万千:如果不是小平同志做了这个决定,兆龙宾馆就不会发生。

按照的规定,领导需要报题词。由于邓小平从未向酒店提及此词,旅游总局不敢要求邓小平题词。当时侍卫的女儿和袁的情人在同一个工作单位,于是袁找到的女儿,希望通过父亲请为兆龙饭店题词。

张保中找了一个适当的机会向邓小平表达了兆龙饭店筹备处为邓小平题词的愿望,邓小平欣然答应:

“好,让他们写个报告。”

旅游总局听说邓小平答应题词,连夜起草了一份报告上报。没过几天,邓小平亲笔题写的“兆龙饭店”四个大字送到了旅游总局,筹备处又把邓小平的题词传真到了包玉刚。包玉刚高兴地答应了:

“有邓主任的支持,事情就好办多了.”

邓小平参加饭店开业典礼

在邓小平的多次亲自过问下,经过两年的建设,兆龙宾馆基本如期竣工。在此期间,邓小平经常派警卫到现场监督工作,并及时向邓小平汇报。1985年9月27日,兆龙宾馆开始试营业。袁亲自赶到港向汇报开幕式的筹备情况,并征求的意见。

在讨论开幕式邀请名单时,特别要求和杨出席。由于开幕式要邀请许多尊贵的客人,特意问袁:

“楼板不结实吗?”

为了安排兆龙酒店的开业典礼,包玉刚带着他的20多名家人提前抵京。当时,兆龙酒店还没有完全建成。为了抢工期,员工们夜以继日地工作,直到包玉刚抵京的前一刻,包玉刚的红地毯才铺好。

10月25日上午,兆龙酒店开业典礼正式举行。作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出席了酒店唯一的开业典礼。主持人面对如此盛大的开幕式激动地说:

“兆龙酒店的开业典礼将会是中国酒店史上史无前例的。”

邓小平在开幕式前15分钟抵达酒店,与包玉刚进行了几分钟的非正式会谈。邓小平握着包玉刚的手说:

“兆龙宾馆已经建成,感谢您对国家旅游业的支持!”

十点整,剪彩仪式正式开始。本来是邀请为酒店剪彩的,但表示不参加,委托谷牧和韩参加剪彩仪式。邓小平和其他领导人在台上出席了仪式。韩在剪彩仪式上发表讲话,对为国家建设做出的贡献表示钦佩和感谢。

开幕式后,包玉刚陪同邓小平等领导人参观了酒店。兆龙酒店顶级总统套房的装修方案是包玉刚多次安排的,邓小平一进房间就大加赞赏:

“是啊,这比我在美国住的总统套房好多了!”

兆龙酒店的开业典礼可以说是包玉刚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天。因为包兆龙在酒店建成之前就去世了,很遗憾没能看到以他名字命名的酒店建成。包玉刚看着眼前的兆龙宾馆,眼里含着泪水,又一次想到了他已故的父亲:

“我想,如果你对天灵有所了解,你会很高兴的。”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