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闵行区如家快捷酒店

最近,关于酒店安全的话题引起了关注。8月10日,南都记者从裁判文书网获悉,部分发生在酒店的案,涉及到对客人隐私保护措施的不完善。目前,上海、山西、四川等地法院已有员工泄露客人信息、酒店经理随意进出房间导致案件的先例。

上海闵行区如家快捷酒店酒店泄露房间号后发生了一起案。

杜南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了解到,这起因酒店工作人员透露房间号而引发的法律纠纷并非个案。

2019年2月,公诉机关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8月14日23时许,被告人邹某鹏与被害人王某在闵行区虹桥镇虹梅路如家酒店大堂见面。被告人邹某鹏到宾馆后,从前台查询到王某入住一房间,于是直接走到房间门口,恰逢被害人于某开门,被告人于某。

酒店员工、目击者李证实,事发时,一名男子到前台询问王是否住在酒店。他让那个人等他自己。等了一会儿,男子一边打手机一边问王住哪个房间,并告诉了王的手机号码。他以为两人是朋友,又回到201号,于是男子坐了电梯。0时30分,王到前台说,自己刚才被男子了,打了110。经鉴定,该男子为被告人邹某某。

上海市闵行区法院认为,被告人邹某鹏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法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被告人邹某鹏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四川省理塘县人民法院的另一份判例显示,2019年12月,理塘县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案,被告人沙某将其同乡朋友分开。因被害人没有房卡,他叫来酒店服务员打开被害人房间,然后独自进入被害人房间,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法院一审以沙某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酒店管理人员擅自进入受害人房间实施。

除了工作人员泄露客房号,酒店利用负责人的职权擅自进入客房,山西吕梁就发生过这种情况。

杜南记者注意到,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10月,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人民法院曾判决一起案。被告人任某作为某快捷酒店日常经营管理的负责人,未经被害人同意,擅自开门进入其房间并实施。

前台工作人员、目击者任某称,“如果任某要开酒店房间门,可以用自己的房卡开,不一定告诉我们前台的人。”山西省吕梁市离石区人民法院以被告人任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采写:实习生何夏怡杜南记者黄赤波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