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佰连锁旅店 十大快捷酒店加盟

龙翔布店创建于清朝乾隆年间,由章丘旧军孟佳家族经营。但早期的“龙翔”并不专做布匹,而是经营杂货。至于什么时候变成“布店”,目前没有记载。

以前济南的店铺大多是章丘旧军孟家开的。但在孟家族内部,各分支所创办的产业自成体系,互不隶属。“龙翔”的创始人是孟兴泰。他有两个儿子:长子孟玉玺,学宫;次子孟,名沈玉堂,早期“龙翔”由学馆和沈玉堂共用。乾隆、嘉庆年间,龙翔的经营还算不错,但道光年间,由于种种原因,学堂与沈玉堂发生了冲突,龙翔的经营也出现了波动。咸丰年间,“两派”打了三年多的官司,导致矛盾激化。于是,沈玉堂撤资创业,“龙翔”为学院派所独有。当时的主人是孟传珠,代代相传,从清末到民国一直到1956年,当时是公私合营。

“龙翔”经营的布料,最初是从章丘佘庄购买土布(寨子布),然后运到济南销售。后来继续发展到经销各种布匹。沈玉堂撤资后,龙翔的经营长期处于被动地位,主人干脆委托给同样归自己所有的钱湘仪。钱湘仪掌管龙翔后,经营范围不断扩大,绸缎、呢绒、棉布、皮具、刺绣、成衣等都有经销,使龙翔摆脱了困境,逐渐发展起来。

孟是孟玉玺的孙子,擅长理财和经商。他接手讲习所后,民国六年(1917年),在元西街高都司巷南口新设“龙翔东记”,规模与斜对面的旧号相当。随后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在经二路、纬四路设立“龙翔西集”,就这样,其经营状况发展到与“瑞福祥”分庭抗礼。

20世纪20年代初,济南市区及商埠地区的布店多达数百家,但多为小规模经营,所以多从本市批发村进货,无力从产地进货。因此,他们分发的布料在颜色和品种上不可避免地存在缺点,在竞争中被逐渐淘汰是必然的。到30年代初,济南只有瑞福祥、文婧、山城裕、源兴成等几十家布商,“龙祥”成为瑞福祥的主要竞争对手。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龙祥”在老门前立牌楼,开展促销活动,到处印制发放广告,“立竿见影”,营业额猛增,呈现出超越“瑞蚨祥”之势。之后,他们再接再厉,于次年重建了老号,即位于泉城路362号的龙翔布店。早春开工,夏末竣工,中秋开业。开业后,老“龙翔”不仅经销布匹,还增设金柜和百货商店,建立作坊,制作加工金银首饰、银章、银盾、钻石、珠宝等。开业第一天营销金额就达到了13000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在每天10000元左右。由此,龙翔布店发展成为济南同行业的佼佼者,并逐渐闻名省内外。

龙翔和瑞蚨祥都是章丘旧军孟家经营的店铺,但由于属于不同的“堂名”,龙翔的发展壮大让瑞蚨祥感到不适,于是双方打起了价格战。从城市到商埠,你投降我投降,双方互不妥协。比如流行面料的价格,一开始是每平方英尺22美分,后来降到20美分18美分,最后亏本降到16美分。这样激烈的竞争持续了六年,期间很多中小商家被碾压,但也损失惨重。全面抗战爆发前夕,双反痛定思痛,觉得如此“斗来斗去”,别人占了便宜,自己家里吃亏,于是停战议和,由相互竞争转为协调。

“龙翔”繁荣的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是对店员的严格管理和对顾客的“尊重”。顾客进门就热情地打招呼、问候;顾客购物时,百拿不厌,挑来挑去;向顾客介绍商品的特点,态度和蔼,真诚地做顾客的好顾问;顾客离店,要送到门口看着,才转身返回。同时,他们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顾客带着手离开,要分析原因,以便改进服务。历史上曾有一位趾高气扬、盛气凌人的顾客进入龙翔,声称要买绣袍和礼服,但被挑剔后不得不空离开。一个店员不喜欢,低声嘀咕道:“哼,你买得起吗?只是为了开开眼。”没想到他低声嘟囔的话被耳朵很尖的顾客听到了,为此我和他吵了起来。当经理把顾客打发走后,店员立即被解雇了。

“龙翔”招聘店员,要求知根知底。怎么才能水落石出呢?他们的做法是熟人推荐,因为这样做,推荐人会有连带责任。“龙翔”对店员的要求非常高,不仅要五官端正,还要举止符合文明礼仪。要招聘的文员要见业主,得到业主的认可,才能录用。新人进店后要从打杂开始,时间长短因人而异。或者一两年,或者三两年,直到他们熟悉和掌握了规章制度和业务知识,才能站在柜台前,成为一名营业员。

“龙翔”创建于乾隆年间,在新中国成立前延续了200多年。鼎盛时期是上世纪30年代初,当时库存棉件只有4万件,在济南同行业中排名第一。但自从侵华日军占领济南后,在日伪政府的统治下,民族企业受到歧视,“龙翔”也不例外,也因此开始走向衰落,商品库存从几十万降到几千。直到济南解放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他们才在吃了“大亏”后逐渐恢复了生机。

说起那次大亏,完全是因为龙翔的主人不识时务,不信任人民政府。事情是这样的:省战败前,国民政府发行了大量的“金元券”,所以龙翔拥有大量这种货币。济南解放后,人民政府为此发布通知:凡持有“金圆券”等旧货币者,可到人民银行按规定价格兑换人民币。但龙翔的主人疑心重重,优柔寡断,没有换,也没有做任何其他处理。后来“金元券”暴跌,直到最后变成废纸,让龙翔损失极其惨重。结果彻底没落了,差不多恢复了。多亏了人民政府的帮助,它才免于破产。

我记得以前生活贫困的时候,人们很少买现成的衣服,大多是按照三围做衣服。量身定做的衣服需要买布,所以很多人推崇它,喜欢在龙翔买,因为那里不仅服务态度好,而且顾客每买一尺布就给一寸。店家对此给出的说法是,布料会缩水,顾客不能吃亏。这种服务确实让顾客感受到了恰如其分的温暖。

1981年夏天,我和妻子登记结婚后,为了做一件合适的婚纱,我们去龙翔买“毛绒华达呢”,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的付款方式。营业员收钱后,打开收据,从悬挂在头顶的电线上取下铁夹,将钱和收据夹牢,然后挂在电线的挂钩上,再用力向前一扔,铁夹顺着电线滑向收银员。收钱后,收银员会把零钱和收据放回夹子里,然后像往常一样寄回给营业员。对我来说,夹子在电线上滑动的声音就像一个甜蜜的音符。当然,我也明白那是因为我“人开心我就开心”。

当年,泉城路的龙翔布店沿街而立。主体北半部有三层,南半部有两层。立面虽为五开间,但进深大于宽度,屋顶四周有护墙等装饰。沿街二楼,有一个狭长的阳台,三门两窗,铁栏杆。店面是传统的四合院布局:营业厅在一楼二楼,中间有天井,二楼四周有回廊。天井上部覆盖轻钢,侧面有高窗,通风采光效果好。就整体建筑风格而言,龙翔布店融合了民族传统和西式风格,可惜这座建筑在1993年被拆除了。

过去泉城路有各种商号,但最引人注目的是“龙翔”。它的四个红色大字“龙翔布店”挂在二楼的门窗之间,人们远远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龙翔西集”的布局和老号一样,也是五开间,坐南坐北,前店后院,临街三层。南面有两层三合楼,中间是共用的大厅,出入较高,四周有柱廊。阳光从顶部进入,光线充足。地面也是用进口花筒砖铺的。沿街门面的外饰是欧式薄壁柱,东西两端的木头垂下来,雕刻特别精细。公私合营后,该楼成为委托商行,80年代成为济南土产杂品公司销售部,现为“白一连锁酒店”。2000年被认定为“山东省优秀省级历史建筑”。

一个点号没事干,找乐子。

新闻线索举报渠道:在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一点”,全省600名记者等你在线举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内容,图片,视频等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